江南皮革3亿债务悬疑,江南皮革企业主因欠巨额赌债外逃

黄鹤果真一去不复返?  清明节后,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(下称“江南皮革”)董事长黄鹤,丢下经营近10年的企业,神秘消失。他身边的一些亲友说,“一部139开头的手机还能打通,但就是没人接听。”  黄鹤的“失踪”,留下的是他近10年拼搏商界的一个悬念,以及已基本确认的3亿多元债务。记者最新获悉,这其中牵涉了10家银行。  江南皮革是温州市龙湾区的一家知名企业。这座以“借贷”名震全国的城市,调控之下种种民间金融“暗疮”显现。  十家银行涉债  截至5月5日,江南皮革及黄鹤本人的债主登记已达101家,总额为1.37亿元。另外牵涉到的银行有10家。  对江南皮革的“后事”,所在辖区龙湾区政府,已着手由公安、工商、税务等8个部门成立清产核资工作组。与温州大大小小企业王国崩塌的表现雷同,之前隐落在风光背后的债务,正向江南皮革涌来。  “300多名员工都拿到工资了。”一工作组成员告诉记者,“江南皮革公司的账户基本是空的了,员工的80万工资,也由一股东出资,4月8日就已经悉数分发。公司尚在清产核资中,后续是否破产,目前还没最后确定。”  龙湾区警方也是江南皮革事件的联合部门之一,对于资金流向及黄鹤是否涉嫌犯罪行为,龙湾警方相关人士称,至此没有收集相关材料。至于债务清偿,最终可能要通过法院。  黄鹤的失踪,在一些债主眼里,更像是一场“预谋”。  “黄鹤清明上坟后就走了。”一名乡  人称。4月4日上午,公司保安还见过黄鹤。4月5日,公司清明节放假一天。次日,原本大伙回公司正常上班,但有人通知,假期继续。接着,就爆出了黄鹤“失踪”消息了。  4月中旬,记者闻讯曾来到温州市机场路618号温州工业园区内的江南皮革公司所在地。彼时,这家占地面积4万多平方米的厂房,仅有数名保安间或出现,感觉甚是萧瑟。一保安说,公司尚有资产和设备,需要看护。  此时,温州市龙湾区专门处理江南皮革的工作组也已联合组建。4月15日起,债权人开始陆续持有关凭证,向工作组办理债权登记手续。  目前,江南皮革的债务状况已基本清晰。  截至5月5日,江南皮革以及黄鹤本人的债主登记已达101家,总额为1.37亿元。此数据并不包含银行、担保公司等债务。  知情人士透露,另外牵涉到的银行和担保公司债务约2亿元。其中,直接贷款的银行分别有民生、光大、中信、深发展等6家,债务约1亿多;其它间接借贷关系的银行有农行、广发行、建行、兴业银行4家,贷款额不详。  “还有其他的一些民间借贷。”温州一名平时曾跟黄鹤有往来的投资界人士透露,如担保公司和投资咨询公司的一些欠款,一般不会到清算组去做登记。他猜测,这方面的欠款可能有几个亿。对此,记者电话咨询工作组一成员,其称“确有此传言”。  双抵押贷款套现  在温州市区某大厦8楼,黄鹤名下的两套物业被抵押给两家股份制银行,但具体金额不详。  黄鹤并不仅一个人消失,其全家都不知所踪。在一些债权人眼里,这像一场有预谋的“跑路”。  一名知情人士透露,去年下半年开始,黄鹤的融资开始积极起来。  从多达10家银行被卷入债务的事实反观,江南皮革显然是作为温州一家信誉优良的企业被银行接纳的。税务信息同时显示,即便是金融危机发生不久的2009年,公司实现销售额2.82亿元,利税总额达1800万元。目前,公司的资产、设备等估值也起码在亿元以上。  正因如此,黄鹤的离去成为坊间的一个“谜”。关于他融资链的状况更成为热点谈资。就连待他如子的叔父——温州阀门“盟主”黄作兴——也对记者说:“我也是受害者,也不知道他的欠款是怎么来的。”  工商资料显示,江南皮革成立于2002年7月,注册资本1580万元,主要经营中高档PU的开发、生产与销售。公司隶属于江南控股集团,江南控股占股比例为50.5%,黄鹤占股10%左右。

5月27日,温州天气预报:局部零星小雨。上午10点左右,果然下雨,雨点很细,却非常密,很快打湿了地面。细密的雨幕犹如温州错综复杂的民间借贷,随着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鹤失踪,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。

黄鹤一去不复返,背后欠下的债务究竟有多少?有人说8亿,也有说至少10亿,有登记的债务基本确认3个多亿,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要等6月中旬以后才能出来。总共欠了多少债?就像最后一次黄鹤究竟赌输了多少钱一样,只有黄鹤本人最清楚。

耐人寻味的是,除了银行、债务人,有多少放款的担保公司和投资公司被套其中,已经成为了无解的秘密。据调查,至少有1亿多的民间借贷很可能因黄鹤事件打水漂。放高利贷的“老高”们在享受高利润的同时为风险狠狠买单,而且为避免发生出资人争相撤资的“挤兑”,他们选择了沉默。

眼下在温州广为流传的一个故事:黄鹤失踪前一天,某担保公司老板还打电话给黄鹤问他要银行账号,要借钱给黄鹤,月息3分3%,折算下来年息为36%,下同)。黄鹤说,来不及了,你一定要借的话,明天拿现金到机场。第二天,这位老兄真的捧着500万现金出现在机场,黄鹤“笑纳”失踪前最后一笔借款。

“现在能确认的是已经出国了,到底去哪了,不知道。”江南皮革一股东说,他们已经报案,龙湾警方已经立案。

lom599 ,温州市龙湾区机场路,远远就看到五六个江南阀门的广告牌矗立着。“你们干什么的?”江南控股集团门卫十分谨慎,得知是媒体,门卫告诉记者,江南皮革破产了,就在江南控股集团隔壁,一墙之隔。除了工厂烟囱上“江南”两字,只有铁围栏上还能找到“江南皮革”四个字。传达室里站着两个身着制服的协警:“最近已经很少有人过来了。”

乐百家手机网页版主 ,4月4日,江南皮革公司保安见过黄鹤,4月5日,清明节放假1天,此后没人再见过黄鹤。黄鹤失踪后,温州市龙湾区专门组建了处理江南皮革的工作组,并委托第三方中介机构进行债务登记和审计。5月底最新上报债务数据:被直接间接牵涉到的银行10家,债务近1.5亿;原材料供应商70多家,涉及金额9000多万元;有欠条、转账收据的私人借款6500万。“还有不少担保公司和投资公司等借款,没有一家报上来”。

“私人借款报上来的有4个人,其中一个人借了黄鹤3000万元。”温州工业园区管委会办公室副主任邹建强说。

借给黄鹤3000万的X先生之前刚从山西煤矿退出来,他和黄鹤是朋友,江南皮革在台州开了家新厂,黄鹤占了60%股份,今年1月11日~18日,X先生先后分3次打给黄鹤3000万元,并写了欠条,写明:3个月后归还本金,月息1分5,担保人是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。4月18日,黄鹤早就杳无音信。讽刺的是,为其担保的浙江江南皮革法人就是黄鹤,这钱向谁去追?

本文由lom599发布于联系我们,转载请注明出处:江南皮革3亿债务悬疑,江南皮革企业主因欠巨额赌债外逃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